主页 > 国内足球 > 为中国足球搭建下一个世界杯周期框架

为中国足球搭建下一个世界杯周期框架

  “现在足球产业遇到的所有问题都是好问题,都是在足球改革过程中肯定要遇到的问题,所以,作为体育产业改革的排头兵,足球改革备受关注。”著名体育产业专家王奇说,“我们现在说职业联赛的问题,是每年投15亿元的俱乐部和每年投3亿元的俱乐部如何在同一级别联赛中共存的问题,以我们目前对足球产业的认知水平,还很难找到一个明确的模式进行安置,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只是把中国足球当工具,目的只是‘捞金’,那中国球迷还要失望下去,只有足球各方参与者把追求长远利益当自身诉求,中国足球才可能迎来真正的繁荣,所谓真正的繁荣,就是多种盈利模式共存,让足球产业能够找到长期营利的出口。”
  原定国足参加的2017年1月9日在广西南宁举办的中国杯首届国际足球锦标赛,如无意外,里皮将会补充多位U22国青球员——里皮透露,参赛的将是一支“中国三队”,但里皮表示,要借助这次中国杯赛考察年轻球员,这也与他“为中国足球搭建下一个世界杯周期框架”的教练任务相辅相成。
  据记者了解,至少中甲还有几家俱乐部未能向教练和球员完全支付2016年的工资和奖金,原因都是“资金紧张”,解决的办法都是“正在筹资发放”--由于中国足球的“先天性缺陷”,足球产业至今还是理论上的名词,各俱乐部的经济投入远远高于收益,职业联赛仍然是“烧钱”行为。以中甲普通俱乐部为例,今年中甲中游球队全年投入约为8000万元左右,换句话说在中甲投入至少5000万元才能保级。如今中甲俱乐部投资者大部分为私企性质,年年数千万元的投入除了些许广告效应再无其余,投资人自然心有不甘,但中国足球正在展开宏伟画卷,容不得中甲俱乐部再有喘息之机。
  从2015赛季开始,昌荣传播花费1亿元买下中甲联赛5年的版权,这个数字与80亿元的中超5年版权相比只是零头级别,不过,根据此前商定的扩军计划,中甲联赛2018年要扩军至18支球队,2020年要保持20支球队规模(中超联赛则在2022年扩至18支球队),因此,业内人士大多看好2020年中甲版权能上升到10亿元的规模。
  而在“自救”阶段,无法跟风“烧钱”的俱乐部,只能自谋出路--上赛季保级成功的中甲大连超越俱乐部刚刚推出“会员制”制度,希望能借助“会员制”开辟一条中小型俱乐部“自给自足”的新路,只是“会员制”对中国足球俱乐部来说是否“超前”还不得而知,而正在解决欠薪问题的俱乐部能否顺利推行“会员福利”,也是关系到俱乐部发展前景的重大议题。
  中国杯本来是为征战12强赛的国足热身做准备,产权方万达体育公司历经两年艰苦谈判,与中国足协、亚足联和国际足联达成一致,比赛规格为国际A级赛事,参赛国家队可以获得相应的国际足联正式积分,据记者了解,本次首届中国杯赛原计划邀请欧美顶级国家队参赛,不料国足在12强赛前5场比赛中2平3负,已经失去继续热身冲击俄罗斯世界杯决赛圈资格的实际意义,因此,其赛制与赛程在这一阶段还会有变数。
  但里皮对这项赛事仍然颇感兴趣,根据国足教练组的要求,明年中超公司的赛程安排,还要留出足够时间供国家队集训。让很多球迷觉得郁闷的是,国产射手射术不精、运气不佳,里皮也说“中国俱乐部都是外援射手当家”,可现在棘手的问题是,中超、中甲联赛不但不能提供能大杀四方的本土射手,不少中超和中甲俱乐部首先要解决的是生存问题——在中超和中甲基层俱乐部,球迷很难看见80亿元投资环境里的欣欣向荣,目光所及都是联赛关键阶段那些匪夷所思的比分和俱乐部愁眉苦脸的运营姿态。
  按照中国足协的要求,12月5日是中超和中甲俱乐部完成在当地足协注册的截止日期,地方足协在审核通过后应向俱乐部出具同意注册公函,而后俱乐部需在12月31日之前向中国足协上报有全体教练和球员签字的“2016年俱乐部工资奖金确认表”,在12天公示期后,没有问题的中超中甲俱乐部才算完成注册手续,才能在2017年1月31日前得到中国足协的参赛许可证明。